不一樣的朝鮮體驗
North Korea 2011

 

不一樣的朝鮮體驗

在新聞採訪與寫作的課堂上,老師說要安排我們往朝鮮考察,感受當地不一樣的文化與生活,同學聽到都十分雀躍,但又不敢抱存厚望。畢竟,朝鮮是一個不易踏足的國家,更何況幾十人一同前往。沒想到,在一群教職員的努力下,「夢想」竟可成真,一行五十七人,在五月底,浩浩蕩蕩向朝鮮進發,踏足這遍不一樣的土地。


出發往朝鮮之前,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充滿神秘的國家,與香港差天共地,向着這處未知的國度出發,大家都心存恐懼。


出發前,接獲一位自稱是朝鮮領事館人員的來電,查詢我們此行的目的,我們為免引起對方不安,都不敢提「新聞系」這三個字,只說是一群大學生前往當地體驗文化及生活。愈接近旅程的日子,心情愈緊張,更令我們對踏足這領土存有憂慮,恐防行差踏錯會「性命不保」。


當航機降落在平壞機場後發覺,這片土地並沒有想像中深嚴。雖然一般的搜查少不得,卻未至於外界所言的恐怖。在海關,我們交出身上所有的通訊器材,由接待單位負責保管,這舉動不知是怕我們洩露他們的國家機密,還是怕我們增加了通訊網絡的負荷?
踏進境內,四周環境就如未改革開放的中國一樣,雖然在市區偶然看見一些現代化建築,可是人民居住的地方,大多較為殘舊,與香港的現代化高樓大廈相比,實在是天壤之別。


走在街上,看見朝鮮人民胸前都掛著其偉大領袖金日成的徽章,相信這是政府的「指令」。導遊不斷向我們讚揚金日成及其思想,仿如宗教活動一樣。在參觀金日成故居的時候,更碰見一對新郎及新娘,他們是特意來到金日城的故居拜祭,更在金故居旁邊的井打水同喝,我們一眾的鏡頭都轉到他們身上,有人說:「這是巧合嗎?」朝鮮每對結婚夫婦都會特意前來嗎?我猜,當地人民自小已被灌輸愛國、愛領袖的教育思想,由於他們與外界很少接觸,在他們的世界裡,政府是偉大強壯及唯一。


在參觀少年宮看小朋友表演歌舞時,不禁驚嘆,他們的水準甚高,每一個舞姿、每一段樂章,都發揮出專業的水準。觀眾在表演完結後,紛紛上前獻花及跟表演者合照。只是,不少小朋友都板著臉孔,或許,他們沒見過「人多勢眾」的考察團,心裡有點緊張,因而令我們看不見他們的天真及調皮吧!


乘車經過的地方,目睹不少以耕種為生,窮鄉僻壤的土地。坐在車內看見眼前的一切,不禁會想,這個主體思想的國家,提倡的經濟自主,是否能滿足人民的衣、食、住、行等基本生活條件?自由、開放在人民心見中的認知,又有多少?


是次旅程確是一次不平凡的體驗,環顧歷史,每個朝代都有着興衰起落;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風土人情,我期待下次再踏足朝鮮這片領土時,會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中文新聞專業  許宇靖
 

 

朝鮮人民出入境須經審查

在香港,居民都擁有出入境的自由。但朝鮮的居民出入境卻有嚴格的規定。朝鮮人不能以個人的名義出國,出國一定要是國家派往公幹,而且一定是政治上取得極高度信任的人才能獲得這樣的機會。他們所到的國家也僅有中國、巴基斯坦等同屬社會主義的國家。


非公幹不能離境
即使在朝鮮國境內旅遊,非平壤居民到平壤也需要辦證,也不能以個人的名義申請前往,除非是單位的員工公幹。
朝鮮的網絡只能登入國內的網站;大部分國民都沒有手機,極少數擁有手機的人都是工作單位派發的,個人不能購買;電視只能接收三個電視臺,且都是政府經營的電視臺。


朝鮮政府對入境旅客的要求很嚴格,旅客除了需要申報詳細的個人資料及申領入境簽證外,步落平壤的機場還需要把手機全數上繳接待單位,由他們保管,出境時才能拿回。旅客更不能攜帶專業相機,在觀光旅遊時不可隨意拍照,只能在景區、景點拍照,若要拍攝當地國民的樣貌,更需要獲得他們的同意。雖然有說離境時,海關人員會檢查相機內的照片,但我們一行人離境時並沒有被要求交出相機檢查。


男女導遊「貼身保護」
當地接待單位,在每一輛旅遊巴均安排一男一女“導遊”,但實際上只有女導遊不斷向我們解說朝鮮的歷史,當地居民的生活情況。另一位男導遊似乎是擔當「保安」工作,每逢遇上軍人的地方,都由他負責前往「辦理手續」,行程中,他更小心地「照顧」我們的「出入」,免我們發生危險性。


我們住的酒店叫羊角島國際酒店,其坐落在平壤市內的小島羊角島上,只有一條路通向此島。我們每天會在8點左右回到酒店,由於酒店外四周漆黑,沒有街燈,又沒有交通工具,我們要離開並不容易。


有一晚,我們幾個人打算在小島上散步,並嘗試走出酒店逛逛,未幾發覺,在樹林中有兩點小光,原來,樹林中有兩人持著電筒尾隨我們。或許,他們恐怕我們這些初到貴境的遊客在漆黑中「迷路」加以「保護」吧!


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 莫逆

浸大新聞系學生直擊朝鮮

五月底,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一行近六十人,來到被大眾認為世界上最為神秘的社會主義國家——朝鮮,希望能解開其神秘的原因。


“偉大的領袖”
在朝鮮,有一個區分朝鮮人和外國人最好的方法,那就是看這個人左胸前心臟的位置是否別著金日成頭像襟章。


朝鮮人對“偉大領袖”金日成及金正日有一種如宗教信仰般的崇拜,且這種崇拜已經完全融入進他們的生活當中。


除了每個朝鮮人胸前都別有金日成襟章外,朝鮮隨處可見諸如“21世紀的太陽金正日將軍萬歲”之類的標語;所有房間都掛著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照片,就連少年宮里給孩子唱歌跳舞的房間也都掛著這兩張照片。


其實,金日成及金正日的肖像在朝鮮是隨處可見的,跟毛澤東肖像在中國的情況一樣。在青山裡合作農場的金日成銅像,建於97年,此時正是朝鮮九十年代大饑荒最為嚴重的時候。而平壤的萬景臺則建了一磚高達140米的金日成銅像。


平壤的國際友誼展覽館,擺放了各國送贈朝鮮領導人的紀念品,共有二十多萬件,若然要把整個場館遊畢,恐怕需要花上一年的時間。我們一眾在這裡參觀了兩個多小時,參觀完畢後,導遊要求我們一行人在一道門前排成一個方陣,然後整理好衣服,脫下帽子、圍巾,然後推開房門,赫見裡面有一個金日成的「蠟像公仔」,導遊要求我們齊對蠟像鞠躬,過程肅靜,不得講話。當下,有點像靈堂拜祭的感覺。


另外,還有一個“別致”的建築物叫作“永生塔”,塔身上書寫著紅色大字“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永遠和我們在一起”。根據朝鮮相關規定,每個里(即村落)都必須有一個永生塔,而中小學校中永生塔也是必不可少的。其中最高的永生塔為平壤錦繡山永生塔,塔身高82米,因為金日成逝世時為82歲。


日常生活
在出發朝鮮之前,老師說朝鮮人民吃的東西都很簡單,或許我們會吃不飽。故此,我們都作好準備,有同學更帶備快熟麵。想不到,他們對我們卻是「高規格」的接待,我們在朝鮮吃的已是國內最好的食物,甚至有烤鴨招待,令我們有點受寵若驚。
在朝鮮,交通基本靠走路,就連高速公路上都經常可以看到路邊有行人。平壤市路面寬闊,但車輛很少,且基本為公交車,小汽車實在罕見。在平壤,路邊行人很多,公交車很少,經常可以看到車站附近聚集很多人。人們還可以選擇搭乘電車出行,如果是上下班時間,電車上會異常擁擠。


值得一提的朝鮮地鐵,它位於一百米深的地下,搭乘扶手電梯時都無法看到盡頭,該電梯長過海洋公園的電梯。搭乘電梯下去以後還要走很長的一段路才能到達列車,然而地鐵也只有幾個站而已。
在朝鮮住房、醫療、教育都是免費的。未婚人士都是和父母同住,只有結婚的時候才能申請分配住房,現在分配的住房面積都在一千尺左右。

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 莫逆

九十後的我

九十後的我,出身在中國內地,但卻沒有經歷過六、七十年代中國社會的生活。真沒想到,隨大學新聞系考察團到北韓考察,令我有機會「體驗」三十多年前中國社會的面貌。今天的北韓,就像三十多前的中國,眼前目睹的一切,有如時光倒流。

在北韓,一般工人月入大約一百至二百元人民幣左右,大學生或腦力勞動者的工資較高,如導遊的月收入可達一千元人民幣。
一般人都認為,經濟欠發達的地區物價較低,但在北韓情況卻剛好相反。
在我們能夠接觸的商品中,例如在羊角島飯店的紀念品商店,一張明信片賣兩元人民幣,一枚徽章賣四、五元,一支汽水要六元,關於主體思想的書籍要十元以上;在路邊的小攤,雪糕售價兩元;我們用餐的餐館,一碟泡菜需要十元。據導遊指出,很少本地人出入外國遊客購買紀念品的商店和飯店,因為一般市民的收入不高,能出入這些地方的,只是一些有較高消費力的高官或從事外貿的人士。

住房
北韓實行“三個免費”的政策,即免費教育、免費住房、免費醫療。老百姓住房,無論是農村的平房,還是城鎮的樓房,“都不需要花一分錢”,只需要繳納水、電及暖氣費用。導遊說,房屋的面積大小也隨著年代而變化:七十年代之前為五十至六十平方米;到了七、八十年代,則增加到七十到八十平方米。目前,新建的房屋面積達到一百五十到一百八十平方米。政府會根據家庭人數、工作表現等因素免費向人民分配居屋。2012年,亦即是金日成誕辰一百周年,平壤將有十萬套房屋落成,分配給人民居住。

在平壤的街道,我們經常可以見到大約三十層高、外表裝修簡單的居民樓。據導遊介紹,高層房屋都配有電梯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們沒有見過有人在陽臺晾曬衣服,導遊解釋這是爲了配合市容建設,而窗臺上則統一地擺著鮮豔的花,近看可以發現當中有一些是假花。

衣著打扮
北韓的百姓在衣著方面比較單一,較少見顏色鮮豔的服飾。在平壤街頭,成年男性一般身穿褐色、類似中山裝的服飾,有的上身穿帶有拉鏈的褐色外套。而成年女性不少身穿職業套裝,亦有少部份穿著民族服飾。當地導遊表示,職工的服裝是由國家分發。而學生的服飾,亦是由國家統一分發,連大學生也不例外。大學男生一般穿黑色西裝和黑色皮鞋,而女生除了西裝以外,有些還會穿傳統的白衣藍裙。此外,我們在平壤見到的女士都喜歡化妝,商店里亦有出售當地出產的化妝品。

雖然絕大部份人民的服飾都較為單調,但我們亦看過衣著光鮮、手挎名牌手袋的當地人在我們進餐的餐館食飯。

交通
平壤市區路面的車輛不算多,百姓出入的交通工具主要是公共巴士、電車以及地鐵,票價一律約為三毫子人民幣,學生與職工辦理年票后可以更低價格乘搭。


常見的公共巴士比較陳舊,而且通常人滿為患,路邊的巴士站亦經常排起秩序井然的人龍。電車的載客量大於巴士,但行駛較慢且極為殘舊。


平壤市的地鐵共有兩條交叉的線路,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已經開始動工。據導遊介紹,地鐵在地下一百米,因此我們需要乘坐長長的手扶電梯前往乘搭。車站站臺寬敞,有豪華的吊頂燈飾,溫度一直保持在二十度左右。等車的乘客可以在路軌旁邊的報紙架閱讀報紙。不過,地鐵的車廂比較舊,由於行駛速度較快,是很市民選擇的交通工具。

通訊
北韓對通訊管制的嚴格,可以從嚴禁遊客攜帶手機這一點看出。事實上,北韓並非沒有手機通訊網絡。我們隨團的兩位當地導遊均配有手機,當我們從萬景臺音樂廳聽完交響樂出場后,我看到同場的觀眾中亦有人配有手機,但畢竟只是少數人。


據導遊說,北韓設有國內互聯網,在大學等場所可以使用,而對於民眾,由於電腦的普及率不高,因此互聯網的普及率也不算高。而北韓亦有國際互聯網連接,例如在酒店的大堂有電郵服務,但收費較昂貴,每五十個字收費一百元人民幣。

經濟發展
到達之前導遊曾經提及,北韓的電力供應很不穩定。果然,當我們在平壤機場的海關等待行李時,大廳突然停電,行李的傳送也被迫暫停。幸好不久電力便恢復正常。從網絡上的衛星圖片可見,到了夜晚,除了平壤有零星燈光之外,整個朝鮮幾乎陷入黑暗。在酒店收看的鳳凰台節目中,朝鮮評論員提到目前電力是朝鮮經濟發展的一大瓶頸,因此非常鼓勵國外投資興建發電廠。

在我們前往景點的過程中,車窗外大部份時間都是一望不著邊際的田野,不少農民、軍人都在農地上耕作。
據導遊說,北韓南部、靠近板門店的城市開城,以盛產高麗參聞名,是北韓的經濟特區,允許外國投資者發展輕工業。最近,北韓與中國共同開發羅先經濟特區,亦是北韓開放國內經濟的一個舉動。

三十多年前的中國,經歷改革開放,經濟已經起飛,在國際社會擔當著重要的角色,社會面貌及人民生活亦出現很大的變化。今天,北韓也逐步開放及改革經濟,未知三十年後的北韓又會變得如何?

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 蔡浩然